ZenVision |万亿级边缘计算 “玩家”们的2018年上半年

边缘计算(Edge computing),是一种分散式运算的架构,它将应用程序、数据资料与服务的运算,由网络中心节点,移往网络逻辑上的边缘节点来处理。边缘计算能提高数据处理能力,使数据处理最接近数据源,从而提供更好的性能和实时体验。据IDC统计数据显示,到2020年将有超过500亿的终端和设备联网,其中超过50%的数据需要在网络边缘侧分析、处理与存储。

边缘计算市场之大,可超万亿,各大巨头纷纷发力边缘计算,Zenlayer盘点各类边缘计算的“玩家”们,看看2018年上半年他们做了什么。

一号玩家:云计算巨头边缘计算对云计算有一定冲击,但它与云计算也有很强的协同。国内外云服务商为了守住原本该有的市场空间,纷纷提前布局边缘计算避免被吞噬。物联网时代,节点和数据规模远远大于互联网,这意味着云服务商要在边缘端布局计算,投入规模和时间周期都是巨大的挑战。

微软发布新一代边缘计算工具引导更多开发人员,将业务重心从Windows操作系统转移到智能边缘计算方面来。

AWS的边缘计算平台AWS Greengrass以支持机器学习推理的形式进行了改版,客户将能够构建自己的DeepLens设备,并在边缘进行推理。

谷歌I/O大会全程围绕AI技术展开,并发布了一款针对家电和其他设备设计的独立Android系统,谷歌AI全面转向了边缘计算。

阿里云推出首个IoT边缘计算产品Link Edge。

腾讯云采取了“CDN+云”的路线让CDN具备智能计算的能力,但尚未推出基于边缘的开放框架。

百度云天工发布“智能边缘”,并开启邀请制测试。

二号玩家:设备巨头网络接入设备的迅速增加,以及它们产生的大量数据,迫使设备供应商和企业将他们的目光投向边缘环境。计算被嵌入边缘设备中是有意义的,它可以解决延迟问题带来的时间成本和预算问题带来的资金成本,因此边缘计算为设备商们提供了一个大量销售全新软硬件及解决方案的机会。目前思科、华为、戴尔、芯片生产商等正在积极布局边缘计算。

华为的边缘计算EC-IoT方案联合GE的工业物联网云平台Predix,发布了工业预测性维护解决方案。

VMware引入了新的分布式计算,目标是在偏远的工业环境、制造和监控等领域的特定边缘用例。

思科将实现边缘计算与微软Azure云平台之间互联,为企业提供从边缘到云端的整体性服务。

边缘计算“明星芯片”

Intel最新一代的Xeon D处理器,该系列基于Skylake架构,瞄准的是边缘和其他一些受限的环境,这些环境对密度和电力消耗的问题更为敏感。

ARM推出了“Trillium”项目,旨在通过优化的处理器以运行那些利用了TensorFlow、Caffe等神经网络框架的应用程序和软件,来驱动边缘设备的机器学习、人工智能和目标检测能力。

AMD推出了两款嵌入式处理器,分别是EPYC 3000以及Ryzen V1000,采用“ZEN架构”,瞄准边缘计算。

三号玩家:CDN巨头CDN的核心价值是将数字内容智能分发到离用户更近的节点,进而提升整体分发效率,降低网络延时、节省带宽资源,其与生俱来的边缘节点属性,低延时和低带宽,令其在边缘计算市场具备先发优势,CDN本身就是边缘计算的雏形。从这个角度来看,专业第三方CDN服务商的服务能力比云服务商更占优势。面对边缘计算市场的兴起,专业CDN服务商要兴奋得多。

Akamai与IBM在其WebSphere上提供基于边缘Edge的服务。

 

网宿科技提出升级原有CDN网络为边缘计算网络,将逐步搭建边缘计算平台,开放边缘计算资源及服务,提供边缘平台的IaaS及PaaS服务。

CloudFlare 推出了CloudFlare Workers,已经初步搭建好了边缘计算的平台,以微服务的形式开放边缘计算服务,支持用户在边缘端编程。

Nuu:bit宣布可以与微软的Azure宇宙数据库进行整合,同时微软的Azure系统也可以把Nuu:bit的数据整合在平台上。

Limelight 在其CDN网络上推出了增强版的EdgePrism OS软件,允许用户在边缘端进行本地内容输入和交付。

四号玩家:运营商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为了获得高性能低延迟的服务,移动运营商纷纷开始部署移动边缘计算(MEC)。为了成为或保持移动市场领导者的地位,部署MEC对这些运营商来说很重要,否则他们根本无法提供承诺的5G平台。MEC将成为许多增值服务的固有组成部分,包括将流行内容作为CDN传送到移动设备、为增强和虚拟现实移动应用程序提供云处理、为交付无人机提供低延迟云控制等等。

中国移动已在10省20多个地市现网开展多种MEC应用试点,提出了运营商边缘计算的五大场景:本地分流、vCDN、基于MEC和IoT GW的应用创新、第三方API应用平滑移植、垂直行业服务。

中国电信正在MEC及工业边缘云探索,对边缘计算进行了三重关注:整体的IDC/CDN资源布局与业务规划、运营商网关/设备、推出基于MEC的业务平台及解决方案。

AT&T正在AR/VR型应用、自动驾驶和智能城市项目的支持方面使用边缘计算。

德国电信建立了一个新的边缘计算业务MobiledgeX,并与Crown Castle合作在美国设立了边缘计算实验室。

五号玩家:核心研究机构如今边缘计算的市场越来越大,不仅是众多的知名企业开始部署边缘计算,很多研究机构包括国内外的一些大学等都开始投入边缘计算这个大市场的怀抱。

中国信通院是边缘计算产业联盟ECC的发起成员之一,中国信通院与联盟多个成员共同对于边缘计算应用场景、技术架构、主要技术能力等方面展开了深入研究。

卡内基梅隆大学CONIX项目将创建位于边缘设备和云之间的网络计算架构,为边缘计算的兴起做准备。

六号玩家:产业联盟物联网涉及的环节众多,IT、CT、应用场景等等,一家厂商的规模力量再大也不能够覆盖到方方面面,物联网的时代来了,边缘计算的风口也到了。于是,各个有关边缘计算的产业联盟开始成立,这在一定程度上也促进了边缘计算的快速落地。

边缘计算产业联盟ECC(中国)由华为、中国科学院沈阳自动化研究所、中国信息通信研究院、英特尔公司、ARM 和软通动力共同发起成立,联盟成员总数共 62 家,这表明了边缘计算生态发展正式进入关键落地阶段。

Edgecross联盟(日本) 由6家公司创始,包括三菱电机、研华、欧姆龙、日本电气、日本IBM和日本甲骨文。2018年上半年,联盟发布Edgecross开放式平台和应用市场,提供基础性的边缘计算软件服务。

Avnu联盟是一个利用开放标准创建低延迟、时间同步、高度可靠的联网设备的互操作性生态系统的社区。 Avnu与边缘计算产业联盟签署了合作协议,目的是为了推动工业网络和边缘计算的共同利益。

ETSI(欧洲电信标准化协会)主动标准化MEC。即将发布Hackathons以及两篇白皮书,分别是“Cloud RAN和MEC:完美配对”和“4G中的MEC部署以及向5G演进”,以实现EMC与5G保持同步。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