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ITC专场 | 圆桌论坛:出海东南亚那些事儿
| February 01, 2018

2017年11月23日,Zenlayer联合GITC举办全球化专场,圆桌论坛环节以“出海东南亚那些事儿”为主题,Zenlayer 邀请到白鲸出海创始人兼CEO魏方舟先生作为论坛主持人,触宝联合创始人兼CTO王健、摩拜运维开发高级总监李玉峰、Mobvista运维总监黄梦溪与Zenlayer平台及技术VP AnsanChen 一起探讨出海南亚出海遇到的问题与举措。

 

 

为何把东南亚作为出海的第一站

魏方舟:在互联网行业有出海做到上市公司的,但有更多的公司出海,走了不少弯路。今天我们聚焦一下,从东南亚谈起。首先,针对“出海企业把东南亚作为出海的第一站”这个观点,大家有什么看法?

AnSan Chen:随着华人的影响力和中国的影响力,海外出海是必然。有句话说:有华人的地方就有我们。香港属于中国,香港的位置很好,所以第一步是香港,然后是东南亚、日本、韩国,而新加坡连接了印尼和印度,所以海外第一步必然先去香港和新加坡。

王健:触宝出海的第一站是在美国,之所以第一站并没有放在东南亚,是因为08、09年东南亚市场还没有起来。当时唯一存在海外市场的是北美市场和欧洲市场。但此一时彼一时,到了2017年,欧美市场已经相当饱和了,尤其是美国的企业首先会抢占美国市场和欧洲市场,和我们正面竞争。但在东南亚市场,我们和美国企业竞争时非常有优势,为什么?因为东南亚市场和十年前或者二十年前的中国非常像,我们熟悉在这样的市场环境中如何面对这样的用户。美国企业对欧洲玩法非常熟,但对发展中国家的市场和用户不太理解,所以开拓东南亚市场中国企业优势更明显。

黄梦溪:Mobvista出海的第一站是东南亚,Mobvista主要做广告和发行业务。 因为广告主们发力东南亚,为了满足广告主的诉求,我们便把主要精力放在东南亚。而把发行业务放在东南亚,是因为东南亚有很多华人,文化跟中国非常相近,相比于欧洲或者美国,我们在中国所生产的游戏在东南亚市场的表现更亮眼。还有一个非常重要的原因,老一辈人在东南亚创业,有很多联系资源,对我们商业合作有很大帮助,让我们的产品落地便有很大的收益。

李玉峰: Mobike是需求导向,在海外我们也投放在密集的旅游城市,在东南亚的十几个国家,我们基本全覆盖了。相比于台湾这种自行车很发达的城市,东南亚比较流行摩托,在东南亚摆放电动或者自行车,会改善他们的出行方式,所以我们的出海场景是需求决定的。

王健:再补充一下,我认为现在这个时间是去东南亚发展的最好时机,有两个原因:第一个原因,中国一大批互联网公司之所以能够起来靠的是流量,但是现在中国互联网网民7亿多,流量红利基本上没有了,获客成本变高了。但东南亚市场流量非常明显,每年有非常多非智能用户开始用智能手机,不会上网的用户开始大量的上网,放过这个市场是非常可惜的。另外一个角度,中国手机厂商正在全力抢占东南亚市场,这也是可以搭便车的好方式。触宝输入法最近一年多在印度和印度尼西亚这两个国家的活跃用户翻了三倍,很大一个原因是装机了oppo、vivo、小米。跟他们一起合作,可以大大减少自己开拓新兴市场的成本。

魏方舟:我观察到印尼市场有很多做互联网金融和现金贷,显然选择印尼是因为有人口红利。其实除了人口红利之外,印尼还有几个维度符合未来互联网大国的因素:第一,印尼3G、4G覆盖程度在增加;第二是印尼支付逐渐变好;第三印尼出现了10亿以上的互联网公司,其中不乏中国投资的。中国大概有五六十家互联网公司在做印尼市场,某出海企业CEO曾说,只做印尼市场就就可以做成独角兽公司。

出海东南亚的战略布局

魏方舟:我们各自企业在东南亚的战略布局是什么?业务重点的区域在什么地方?在做具体什么类型的出海?

AnSan Chen:Zenlayer在东南亚第一个节点是香港,之后部署新加坡节点。香港节点可覆盖台湾、日本和韩国,新加坡节点可覆盖马来西亚、印尼、印度等国。目前Zenlayer在东南亚十几个国家都已经部署节点了。

王健:对于触宝这样的工具软件来说用户量非常关键,尽管目前东南亚的用户广告价值稍微偏低一点,但我们仍在努力支持多种语言,因为我们相信用户价值会增长,所以现在以比较低成本把用户抢下来,培养用户习惯,用户价值变高以后自然会给我们带来价值。

黄梦溪:Mobvista在东南亚目标国家非常多,包括泰国、马来西亚、新加坡以及印度。2013年选择的第一个节点是新加坡,因为当时没有太多的可选择性。Mobvista是一个创业公司,从维护成本来讲,我们选择了云。随着Zenlayer积极拓展海外业务,做中国的出海业务,所以跟着Zenlayer一起在新加坡使用,效果非常不错。Mobvista前几年一直只有一个节点,就是在东南亚。

李玉峰:Mobike以用户为导向、以需求为导向,我们不会太考虑难度和成本,我们只想做一些有意义的事情,受到认可,我们就可以继续做下去。

出海到东南亚选择什么样的IT和网络架构

李玉峰:车找代工厂生产,基础网络架构也会找基础厂商做建设。现在北京用户,到了马来、东南亚甚至到欧洲,账户都是可以使用的。我们在每个城市开城,都会通过业务手段实现支付。贴合每个城市和每个国家的国情做相应的推广和部署,走国际化的路线。

黄梦溪:网络建设这一块,Mobvista从一开始就锁定要用云,现在国内的云厂商也开始全球布局,所以选择也越来越多了。

王健:触宝一开始出海的时候找的就是AWS,2011、2012年的时候东南亚用的是AWS新加坡。所以对刚出海企业来说云是最好的选择,现在的选择更多了,不光是有AWS、阿里云、Ucloud也在海外提供服务。但是触宝这么长时间运营下来,我们经历了“全部公有云;以公有云为主,托管为辅,以托管为主、公有云为辅”这样一个变化过程。我们发现公有云有很多的限制,这一点在国内公有云上更明显,公有云是云主机,想和托管服务器拉通,AWS相对好一点,一定程度上可以把私网托管的IDC给弄过去,但国内的云厂商不支持BGP的广播,有的公司有自己的IP地址,但是公司自己的IP地址没有办法放到公有云上。其次,东南亚互联互通的问题很严重,每个地区存在诸多小运营商,网络不是很稳定,有大量的丢包和拥塞。而且公有云节点覆盖有限,比如AWS在印度有节点,但印度节点不能支持印度所有地区的访问。这在一定程度上需要使用托管机房的方式来解决问题。再有是公有云比较贵,我们评估下来,相比于AWS,托管机房成本只有AWS的1/3左右,可以大量的节省成本。

AnSan Chen:这个问题我特别想谈,海外机房和网络其实是分开的,如果没有任何经验,在海外建设网络。你需要自己去机房,同时要拉线。所以选择机房的时候,要选有备用的,因为海外的成本非常高,价格上要选择冗余的,设备冗余、量冗余,应用做到冗余,才能保证你的业务稳定。

出海过程中遇到的问题与应对策略

魏方舟:因为出海过程肯定不是一帆风顺的,肯定交了不少的学费。大家家在出海的时候有没有碰到问题?这些问题对我们的业务造成什么影响?

AnSan Chen:去了海外,运了机器、设备,但找不到对接人,这是最让人抓瞎的。所以与其到时候后悔,为什么没有选择冗余和海外的管理,不如在设计之初就考虑到极端情况下的预案。另外,对攻击的防护,中外有差异。中国的数据中心都有一些CTC帮你做防御,海外却不是,如果机房没有攻击检测的设备会很麻烦。所以对攻击的防护是很必要的,要有检测,起码被攻击的时候能知道是什么IP被打的。

王健:我们的运维和海外IDC和运营商打交道,语言是非常大的问题,想快速解决问题有点麻烦,所以我们的选择是混合部署,自己出问题或者大流量来的时候有应对之道。

黄梦溪:我分享一个Mobvista做的游戏case。当时节点在新加坡,新加坡节点可以覆盖所有东南亚国家,之前几款弱联网游戏是OK的,对网络要求没有那么高,但这款游戏是强联网游戏。我们去泰国找了一家运营商做租赁机,首先是语言沟通的问题,其次是泰国服务商的资质水平、机房建设不是非常完善,导致了很多问题,比如重启一个服务器要等很长时间,最长耽误了6个小时,对游戏的用户体验有很大影响。最终解决方案是比较有意思的方式,我们联系了很多国内想要出海的厂商,临时建一个云平台节点,利用这种方式既解决了弹性扩容问题,又解决了沟通问题,还有相对正规化的机房建设问题。

李玉峰:Mobike算是比较幸运的,成立时间不长,海外资源比较丰富,但也面临一些问题。首先,海外团队管理成本蛮高,在中国加班很容易,但海外加班非常难,所以我们在海外都是找华裔。业务上,我们的中国账户在海外登陆,要求数据一致同步,但在海外会有延迟,怎么解决这个问题?我们会把部分数据隔开,做异地备份,然后把所有数据同步过去。我们现在用先进的办法,以直接的方式规避这样的问题。

Q&A

提问:有些国家的数据中心机房没有专业的入侵检测或者防御,但是客户当初谈的时候不知道这些问题,如果客户遇到攻击以及业务中断的情况,比如泰国,有什么补偿措施?跟国内一样吗?

AnSan Chen:首先要避免这个问题来找Zenlayer。海外数据中心网络和带宽是分开的,如果提供机房又提供带宽,那要问一下有没有测试。至于赔偿问题,遵循一般行业标准。

提问:我想问一下南亚的情况,印度和巴基斯坦的网络怎么样?

AnSan Chen:Zenlayer在印度有4个节点,新德里、孟买、班加罗尔、金奈,从我的经验来看,孟买和金奈基本一个东海岸、一个西海岸,这两个节点在印度数据比较多,可同时做冗余又做覆盖。

 

linkedin_sharetwitter_sharefacebook_shareemail_share